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葉枕眠江序淮
葉枕眠江序淮

葉枕眠江序淮葉枕眠沈序淮

標籤: 葉枕眠江序淮 王保寧 胡湘 都市
都市小說《葉枕眠江序淮》震撼來襲,此文是作者「葉枕眠沈序淮」的精編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胡湘王保寧,小說中具體講述了:等車的間隙,她突然環住他的腰身。就像是我無數次環住他那樣。她的目光與我的目光相對,還勾起一抹笑。似是挑釁...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17 18:1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沈序淮應得很好。可也只是應得很好。想起那些過往,如今只剩下唏噓。我與付聿珩,至今已經有三年未見。他被調到南城以後,也就過年的時候見一面。後來,工作忙,過年付叔叔和付阿姨就去南城過年。…
許是他們恩愛的模樣,弄得我反胃。
我跑出去,在電線杆旁乾嘔。
說實話,若不是他給我發請帖,我必然是不會來的。
因為我看見他們二人,從心底覺得噁心。
可我還是來了。
我要記住,沈序淮如今幸福的模樣。
如若以後他再後悔了,我好讓他好好看清,他今日是個什麼樣。
路上,付聿珩一句話也不說,就緊緊擰着眉。
我看了他一眼,又將頭瞥向窗外。
我和他算是青梅竹馬。
我媽不待見我,他媽就喊我去他家裡吃飯。
可每次他都冷着一張臉,導致我一直以為他是不待見我。
所以我一直都很怕他。
後來年紀長了一些,明白他雖然人不熱情,但性格還可以。
我倆的關係才漸漸近了。
買房子找他借錢的時候,他非常痛快地將錢借給我,順便和我買了一個樓層的房子。
我結婚的那天,他喝得爛醉,一遍又一遍地囑託沈序淮,以後對我好些。
他說一籮筐我的不是,讓沈序淮以後不要和我一般見識,讓着我點。
沈序淮應得很好。
可也只是應得很好。
想起那些過往,如今只剩下唏噓。
我與付聿珩,至今已經有三年未見。
他被調到南城以後,也就過年的時候見一面。
後來,工作忙,過年付叔叔和付阿姨就去南城過年。
付聿珩就不再回來。
他將車停穩,倚靠在椅背上,目光緊緊地盯着我,問我「你懷孕了?」
我怔愣了一瞬,偏頭看向他。
與他對視片刻,才問道「你怎麼知道的?」
「猜的。」
他將車門打開,徑自下車。
我亦步亦趨地跟在他身後,直到上了樓,他才問我「沈序淮知道嗎?」
我呢喃道「不知道。」
聲音很小,可他還是聽見了。
他看着我,低低笑出聲。
笑了好半晌,才漸漸止住「葉枕眠,你是真的好有主意。」
冷冷地扔下這麼一句話,就徑自將門打開,砰的一聲又將門關上。
他生氣了。
也不知道,他這是生的哪門子氣。
我站在原地,抬手想敲他的房門。
不過最終是沒有。
我回到家,疲憊地回到房間,躺在床上。
閉眼,入目皆是江柚寧和沈序淮那刺眼的笑。
心口也隱隱發疼,而後漸漸蔓延全身。
夢裡的一切似是要將我吞噬,睜不開眼。
我看見江柚寧與沈序淮過得很好,有一個孩子,家庭幸福美滿。
而我的孩子,成了一個人人唾棄的私生子。
我抱着他護着他,捂住他的耳朵。
可就是擋不住那些人的聲音。
我掙扎着從夢裡出來,一睜眼就是付聿珩。
我睡眼惺忪,看着他,問道「你怎麼來了?」
「我來給你送飯,敲門你也不開,怕你出事,喊了開鎖師傅。」
開鎖這麼大的動靜我都沒有察覺。
他倚靠在門框上,雙手環胸,一直盯着我。
也不知道是在看什麼。
我穿鞋出去,卻被他一把拉住「葉枕眠,你哭什麼?」
誰哭了?
剛剛睡醒,腦子還轉不動。
聽到他的話,我摸了一把臉,才知道眼淚已將我的面容打濕。
是我哭了啊。
我原本以為離婚之後,再看見他倆在一起,情緒不會再起波瀾。
可我,控制不住。
付聿珩倏地將我擁住,低聲說「葉枕眠,哭吧,我在這,沒人欺負你。」
我抵在他的肩膀上,眼淚徹底忍不住,緩緩而落。
似是要將心裏的委屈全都訴說出來。
我還以為全世界都要將我拋棄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