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蕭令月和戰北寒免費
蕭令月和戰北寒免費

蕭令月和戰北寒免費蕭令月戰北寒

標籤: 戰北寒 蕭令月 蕭令月和戰北寒免費 都市
小說《蕭令月和戰北寒免費》,此書充滿了勵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別是蕭令月戰北寒,也是實力派作者「蕭令月戰北寒」執筆書寫的。簡介如下:蕭令月感覺自己快沒力氣了,手臂一軟,乾脆趴在他胸口上,抬頭笑道。「先問清楚,睡了幾個?我這人有潔癖,不喜歡別人用過的髒東西。」「本王殺了你!」戰北寒氣得七竅生煙。「生什麼氣,要不是我中了葯,能便宜了你嗎?反正大婚都辦了,新婚之夜,我睡你理所當然。」蕭令月說著,吃力地支起身子,嘟囔道:「說起來,我還沒...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01:0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
第1208章
北北問道「娘親也想騎馬嗎?」
「不會吧?」
寒寒立刻否認「烏騅性格很強勢的,除了我爹爹之外,它從來不讓別人騎它。」
北北卻道「但是它看起來很聽娘親的話。」
寒寒「額」
蕭令月聽他們說完,才笑道「烏騅被關的時間久了,我帶它出來跑一跑,順便散散心,總關在屋子裡心情也不好。」
「原來是這樣。」
蕭令月又轉頭看養馬官「烏騅以前用的馬鞍還在嗎?去拿過來吧。」
「縣主,你真的要騎它嗎?萬一它突然又發脾氣,把你甩下來怎麼辦?奴才擔當不起啊,還是換一匹馬吧!」養馬官苦口婆心的勸。
「不會的,派人去拿吧。」蕭令月不想多說。
這些人對烏騅的暴脾氣已經有心理陰影了,說再多也不會信。
寒寒幫腔道「娘親說不會就不會,快點去拿馬鞍來,我也想看娘親騎馬的樣子。」
養馬官沒辦法,只好派人去庫房裡,將烏騅專用的馬鞍取來了。
蕭令月看着養馬官拿着馬鞍,哆哆嗦嗦不敢靠近的樣子,索性自己接過來,給烏騅套上去。
烏騅全程一動不動,只有尾巴興奮的搖擺着,透着一絲急切。
「別急,今天肯定讓你跑個痛快。」蕭令月失笑拍拍它的脖子,套好馬鞍後,她單手一扶,利落的翻身而上,穩穩坐在馬背上。
「恢恢——」
烏騅發出嘹亮的長鳴聲,馬蹄興奮的踏動着,急不可耐的想要衝出去狂奔。
蕭令月感知到它的急切和激動,唇角浮出笑意,彷彿又回到了曾經在沙場上策馬揚鞭的歲月,一種久違的興奮與熱血感湧上心頭。
「烏騅,我們」
蕭令月話沒說完,一道嚴厲的訓斥聲驟然傳來。
「誰這麼大的膽子,敢騎王爺的戰馬!立刻給我下來!!」
蕭令月一愣。
寒寒、北北和養馬官等人也愣住了,不約而同的轉頭看去。
馬場入門處,一個中年男人帶着兩個隨從,健步如飛的走過來,遠遠就抬手指着蕭令月怒道「你好大的膽子!還不給我下來!」
養馬官最先認出了這人,神情惶恐道「李總管,你怎麼來了?」
李總管是養馬場里最大的總管事,所有的養馬官、馴馬員和下人都歸他管轄。
除此之外,他還有一個身份,就是被寒寒掌嘴三十的那個養馬官的親舅舅。
李總管的能力並不差,但是他沒有兒子,一向把侄兒當親兒子看,十分護短,養馬官這份差事就是他特意給侄兒安排的,月錢豐厚,事情又少,自己還能隨時照應。
今天,李總管本來休沐在家,親侄兒突然紅腫着一張臉,哭嚎着跑來跟他告狀,說他被人打了臉,從養馬場里趕出來了!
李總管一聽差點氣得跳起來,擼起袖子就要去給侄兒報仇,但是他仔細一問,得知是小世子下的令,頓時傻眼了。
在翊王府里辦事的,誰不知道小世子的地位?
他親自開了口,王爺都不會駁他的面子。
在李總管的再三追問下,侄兒才支支吾吾的說出了事情經過,李總管聽得又氣又心疼,不敢怨恨小世子,卻是恨上了蕭令月。[]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