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絕世強龍
絕世強龍

絕世強龍齊等閑玉小龍

標籤: 喬國濤 絕世強龍 都市 齊等閑
小說叫做《絕世強龍》是「齊等閑玉小龍」的小說。內容精選:齊等閑本一介閑人,鎮一方監獄,囚萬千梟雄。直到已肩扛兩星的未婚妻輕描淡寫撕毀了當年的一紙婚約,他才知道……這世界,將因他走出這一隅之地而翩翩起舞。...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29 15:56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齊等閑下山之後,還特意跑到酒店裡去噁心人,問了一下無心的情況如何,表示了聖教對他的高度關心。
這把一群和尚氣得腦袋都要起青煙了,但偏偏又拿他無可奈何,動手呢,就更是不敢了。
威龍和尚和無心和尚都相繼敗北,誰腦子有坑,才跟這個暴力狂動手呢……
做完了噁心人的事情之後,齊等閑不由心情暢快,說道「舒服了!」
他直接給向冬晴去了電話,問她人在哪裡來着,樂顛顛就過去找人約會了。
玄武山這一帶,沒什麼娛樂項目,不過好在是人文景點比較多,周邊有關道家歷史的古建築着實不少。
「那兩位天師讓我遠離女人,明顯就是嫉妒我!」齊等閑遠遠看到高挑明媚的向冬晴,覺得身心愉悅。
果然,看妞才能讓人身心愉悅啊!
向冬晴今天是來逛景點的,所以穿的比較簡單休閑一點,但人長得漂亮了,還真是穿什麼都好看。
向冬晴見齊等閑露面了,便對着身旁的保鏢們道「你們回酒店休息去吧,不用管我。」
保鏢們心照不宣地點頭,然後如鳥獸一般散去了。

他們心裏對齊等閑那是非常感激的啊,有這位爺在,向總的安全不用擔心,他們也能提前放假,而且還有錢拿,簡直不要太美滋滋。
一個個甚至想着,要不要給齊等閑立個牌位供起來。
「今天會散得這麼早的嗎?」向冬晴問道,手裡把玩着一根鉛筆。
雖然向冬晴那根總是綁在腦後的鉛筆讓齊等閑給拿走了,但她似乎對這類玩意依舊熱衷。
齊等閑點了點頭,說道「杜長明估計是經費撐不住我這麼搞,所以把會議的很多內容都提前了,也加快了。估計,再過個一兩天,會議就要結束了!」
以往這種大會,無不是開個五天七天的,但這一次不同,聖教一大夥人住在五星級酒店裡,花起錢來大手大腳。
杜長明還得主動為他們買單,要讓他們繼續在這裡待下去,那麼,自己都要被他們搞破產了。
向冬晴不由好笑道「這個杜長明也是個沒什麼格局的人,在這點小事上跟你為難,何必呢?」
齊等閑自然而然地挨到向冬晴的身旁來,笑道「接下來準備去哪裡逛啊?走唄!」
向冬晴做事向來有規劃,齊等閑的到來,也沒有打亂她的計劃,她抬起玉嫩的手指,往前一指,道「走呀。」
兩人一路並肩而行,參觀着名勝古迹,感受着歷史從中留下來的厚重氣息,倒也頗為怡然。
「咳……那五億……」齊等閑忽然說道。
「哇,要下雨了!」向冬晴不由一驚,話音剛落,就有豆大的雨點一下打在了她的俏臉上。
然後,齊等閑跟着她一路小跑到了一個屋檐下來,遊客們也都大呼小叫地躲了過來,一時間,屋檐下方變成了人擠人的模樣。
齊等閑咳嗽一聲,道「嗯,那五億……」
向冬晴微笑着道「雨還真夠大的,說下就下,今天沒昨天的運氣好呀!」
齊等閑心裏一萬個怨念,哥們現在這麼缺錢,好不容易搞來的五億,你說坑就坑,好歹分一半出來啊!
越來越多的人躲到了屋檐下來,齊等閑和向冬晴也像沙丁魚一樣被迫挪動着自己。
沒多會兒,兩人就擠到了一塊兒來。
「我說,五億啊!」齊等閑說道。
向冬晴眼神一冷,道「五億五億五億,你腦子裡就只有錢了是吧?我回頭就還給你行了吧!」
齊等閑樂了,道「行!」
向冬晴拿起手機來就給自己的財務打電話,漠然道「給我換五億葉南盾,打到齊總的賬戶上。」
「噗!」
齊等閑險些一口老血吐出來,狗資本家果然不愧是狗資本家,五億華國貨幣,一下就變成了五億葉南盾?
一億葉南盾,相當於三萬華國貨幣左右,五億算下來,連十五萬都不到……
剛放下手機,向冬晴眼中掠過一絲戲謔,還沒來得及調侃呢,後背就讓人擠了一下,不由自主就往前一個趔趄,緊緊挨到了齊等閑的懷裡來。
齊等閑呼吸都是不由一頓,向冬晴這柔軟的嬌軀陡然間帶來的觸感,簡直就好似有一道電流從他胸膛處直直往腦子裡鑽一樣,讓他渾身都忍不住泛起雞皮疙瘩來。
齊等閑感覺到有人在看自己,不由抬眼一看,只見向冬晴背後一個哥們遞過來一個眼神。
齊等閑愣了愣,不認識啊!
那哥們咧嘴一笑,然後轉過了頭去,彷彿在說——不用謝我!
「這真是哪裡都有仗義之輩啊!」齊等閑不由一愣,然後默默在心裏讚許了一句。
顯然,剛剛向冬晴就是被這哥們用臂膀往背後擠了一下,直接就跌齊等閑懷裡了。
齊等閑願稱此人為最佳隊友,且送上了最佳助攻。
向冬晴這個時候才回過神來,臉色一紅,緊張得說不出話來了,渾身都有些僵硬。
齊等閑一按她的後背,給她摟着,說道「就這樣吧,人多手雜的,萬一遇到流氓可不好!」
說話間,扶着她纖腰的手卻是毫不客氣地落到了那被牛仔褲包裹得圓滾滾的臀丘上去。
「戳死你!」向冬晴不由恨恨地低聲說道。
她手裡拿着鉛筆,往齊等閑的腰上帶着點懲罰性質地戳了十幾下。
忽然間,她的動作一頓,臉色變得更紅了。
齊等閑也低聲咬牙道「你敢戳我,那我當然要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向冬晴心尖都酥了,手一滑,鉛筆跌落在地,想要給人推開,但她的反抗,迎來的卻是更為暴力的鎮壓罷了!
齊等閑手上用力,摟緊了向冬晴,為她遮風擋雨。
向冬晴咬牙道「我看你就是流氓吧?賊喊捉賊!」
「你先拿鉛筆戳的我,就不許我戳回去?」齊等閑卻是毫無羞恥之心地回應道。
向冬晴只覺得渾身發軟,心跳快得如同擂鼓一樣,羞澀地垂下了腦袋,用額頭頂在齊等閑的胸膛上,似乎羞於讓任何人瞧見她火燒一般的面龐。
不過,齊等閑也是個知道分寸的人,就安靜地抱着向冬晴,不再有任何多餘動作。
許久之後,向冬晴呼出一口長氣來,看着屋檐外的大雨滂沱,內心當中卻有一絲多年難尋的安寧。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